香港最快开奖结果168,六合开奖记录走势图解
主页 > 时尚新闻 > 文章列表

羡慕!亲子合唱团的奇妙之旅

发布日期:2022-07-23 06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王海涵 王磊来源:中国青年报( 2022年07月15日 05 版)

  在合肥市包河区文化馆四楼合唱教室里,钢琴琴键摁下,三声部合唱曲目《蝴蝶》的音律飘出,优美、和谐、纯洁的和声让人醉心其中,咬字、归韵、共鸣,技巧拿捏得炉火纯青。

  很难想象,妈妈们并非专业人士,其中有医生、工程师、外企高管、幼儿园园长等,孩子们都是小学生。合唱团成立两年来,“零基础”的妈妈和孩子成为“同学”,携手跨越一个个音乐难关,共同享受艺术带来的乐趣。

  前不久,就是这样一支业余爱好者组成的合唱团,从27个国家和地区的200支合唱团中脱颖而出,斩获2022世界合唱节F1(自由风格)组金奖。这是亚太地区有相当影响力的比赛,是全世界青少年的合唱盛会,评委由来自全球的行业内专家担任。

  惊喜之余,这群妈妈表示,合唱是为了玩,但是一种认真的玩,“我们每个人都是平凡普通的,尽可能陪伴孩子,用歌唱创造一个美好的亲子氛围”。

  10位母亲原先就相识,因为孩子基本上是幼儿园时的同学,她们经常一起沟通育儿经验,一次偶然闲聊,萌生了用合唱培养孩子艺术情操的想法。于是,她们辗转找到了王云。

  孩子上培训班时,妈妈在一旁刷手机打发时间,已是众人习以为常的场景。然而看到这一幕,王云老师却问:“你们为什么不来试试呢?也许你们的加入,能让这个合唱团更融洽,再说亲子合唱团在国内也很少见。”

  这让原本就崇尚文艺的10位母亲动了心,她们决定体验一番,2020年7月,“云声悦尔”合唱团诞生了。

  王云带过成人和少儿合唱团,精通混声、女声、美声合唱,这是他第一次带亲子合唱团。妈妈是成人声,孩子是童声,如何融合到一起?

  第一次排练时,王云就定下教学计划,教大家吹陶笛练习气息,学朗诵、表演等语言艺术,同时一起听和弦、变调、转音,量身定制教学模式。

  10个小朋友都有钢琴、小提琴乐理基础,理解比较快,而大人们有时反应慢半拍。有妈妈苦练整整一年,才克服了音准难题。

  排练时,孩子好动,喜欢跑来跑去,既要让孩子们不走神,同时避免反复练习的枯燥感,王云采用国际流行的“柯达伊教学法”,引入手势、游戏等元素。老师说一个音符,孩子迅速做出对应的手势,连唱带做重复3遍,让孩子们手、眼、脑迅速联动。

  助教老师同时设计了奖惩机制,每次准备一大包文具奖品和小零食,设立“服从纪律”“声音是否平衡”“注意力是否集中”等指标,根据表现扣分、加分,并当堂兑现。相对应,哪位妈妈迟到或无故旷课,也要接受“惩罚”,给所有小朋友买奖品。

  去年秋天,2022世界合唱节(线上比赛)报名消息公布,作为“另类”的亲子合唱团决定试一试,报名了F1自由风格组别。王云选定上海盲童学校的校歌《爱是我的眼睛》为参赛曲目,歌曲分为3个声部,节奏舒缓。

  “你的爱是我的眼睛,让我看见白云,看见满天星星……”孩子们阅历有限,王云先向他们讲解歌词的意义,让孩子们闭上眼睛,一个搭一个肩膀走上舞台,感受盲童的生活情景。

  比赛结束,当评委视频连线通知王云获奖信息时,不停感慨:“你们确定是亲子合唱团吗?真是一群妈妈和孩子在唱吗?这种形式非常好,你们的水平也非常专业!”

  好消息传来,合唱团的微信群“炸”了。很多妈妈不相信,一遍一遍地追问,“开玩笑吧?”后来,有的妈妈把比赛视频保存了下来,开车的时候,循环播放,听着眼泪就下来了。“不知道被音乐打动,还是被自己的这段经历感动……”

  事实上,王云也会感动得流泪,每次现场录音结束时,当20人将一首完整歌曲表演完的一瞬间,王云感受到一种“只属于音乐的美”。当然,他的感动还源自作为老师和指挥,一场不落地见证了这支合唱团从无到有,从冬到夏……

  没有场地,最初,大家挤在王云家里练习,围在客厅桌子旁听课,后来,妈妈们自掏腰包租场地、置服装,还有人联系了家具城空旷的展厅来练习。2021年年初,包河区文化馆得知情况后,主动找上门,特别为合唱团提供了免费的固定训练场所。参赛录制视频时,安徽大剧院一位素不相识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从头到尾拍摄了舞台照。

  课后练习同样重要。王云将歌曲伴奏交给家长,让家长和孩子在家中录下音频或视频,每周提交两次作业,他再进行点评和指正,不合格就重唱,再交上来。

  起初,家长们也有畏难情绪,有人想过放弃。一方面因为跟不上节奏、看不懂谱子;另一方面,每人工作都很忙,有的还得抽时间照顾二宝,生活已是“一团麻”。

  “妈妈,我们的作业还没有交呢?”尽管学习很忙,孩子们还是按时交合唱作业,或是提醒和督促妈妈尽快录制家庭作业。

  “平时工作很辛苦,但如果我们都能按时交作业,更是给孩子树立了好榜样。”合唱团成员、神经内科医生谢成娟观察到,有的妈妈出差时,在酒店里录制唱歌作业,也有的妈妈开车途中想到作业没交,于是停车在路边上传。深夜两点,群里还有妈妈在上传作业,每个成员都在悄悄地努力着。

  妈妈们也感到“内卷”,每当有人懈怠时,看到群里其他人准时交了作业,会有一种被鞭策、激励的感觉。

  下班以后,谢成娟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练歌,家人觉得她“五音不全,经常跑调,会拖别人后腿”。可她坚持反复练习后,再将演唱视频发到家庭群里,所有人很惊诧,随后就是夸赞。

  这也是合唱团所有妈妈共同的执着。有人来上课需要调班,有人千方百计推掉出差,有人需要从城市的那头驱车来到这头,每逢周六,大家风雨无阻,顾不上吃饭,有时候把二宝也带到教室里。

  “只要排练室的门一关,什么都不再去想。”尽管下课后要赶着线上开会或是回家加班,但在3个小时的课里,所有人都抛开工作和生活中的一切烦扰,全身心解脱出来,陪伴孩子、感受音乐。“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?”

  “合唱团成员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,老师和孩子、母亲和孩子之间都是战友、同学的关系,没有谁对谁‘居高临下’。”谢成娟说,团队像一家人一样,每当疲惫或是想放弃的时候,大家会相互鼓励,坚持和孩子一起走下去。

  妈妈们观察到,对音乐的热爱和追求并不影响孩子们的学习成绩,反倒是提高了积极性。合唱排练间隙,10个孩子会拿出本子趴在台阶上写作业,彼此督促,互相帮助。让妈妈们欣慰的是,目前10个孩子的成绩都很不错。

  合唱团虽小,却有自己的“团徽”,设计理念出自妈妈们的集思广益:近看是小蜗牛沿着岩石向上攀爬的形象,比喻母亲是孩子背后坚实的支撑;远看是代表“无穷”的符号,代表音乐无穷大,欢乐无穷大,爱无穷大。

  合唱团成员郭维是一名通信工程师,她感叹,孩子对音乐的理解和领悟力高于家长,更多时候,是孩子反过来教妈妈,俨然像个小老师。

  郭维小时候学过钢琴,平时喜欢听古典音乐,合唱团内,她唱低声部,女儿唱高声部。但是随着训练越来越专业,郭维在乐理方面显得吃力,有时难免唱不准音。

  在家里,女儿用声音或者用钢琴引导妈妈找音准,一起练和声。让郭维感慨的是,孩子“教学”的态度很好,一遍不会就再来一遍,一个音一个音地磨,“这不禁让我们反思,有时对孩子的态度过于急躁和不耐烦了”。

  户外散步或旅行时,女儿会提议,“妈妈我们唱首歌吧!”母女二人随时随地就唱起来。一次,郭维加班到家已是晚上11点半,她看到床头放着女儿写好的小纸条:“亲爱的妈妈,早点休息,明天我要教你唱《梦的地图》,它非常非常难,晚安!”

  郭维觉得很欣慰:“从唱一个音到一个句子,再到共鸣、和声,从扯着嗓门唱歌到一步步搭建和声体系,这种母女互相陪伴的感觉真的很美妙。”

  “合唱只是形式,其背后是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,不仅仅是音乐教育,更是立德树人的载体。”王云总结,学唱一首歌,孩子可以体会歌词背后的故事情景,发扬团结友爱、坚持奋斗的精神,有助于人生观、世界观和性格养成。更重要的是,合唱能增进亲子间的互动和理解,引发对于家庭教育和亲子关系的新思考。

  万毅是一所幼儿园的园长,在合唱团唱中高声部,唱低声部的儿子活泼好动,刚进合唱团的时候,自律性、情绪控制能力差,有时还会忘记交作业。

  她观察到,同样唱低声部的一个男孩会准时提醒儿子交作业,儿子则发挥音准好的特长,帮着对方一起进步,两人成了好搭档。

  工作中,万毅负责幼儿教学,她发现,大人思维方式和孩子不一样,孩子的想法一般比较具象,家长如果一味说道理,孩子会反感。而合唱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实践,在互相影响的过程中达成共识,不是从家长的角度去要求、强迫孩子做什么。

  她感觉,自己和孩子达成了某种“惺惺相惜”的谅解,即使发生矛盾,也会很快修复,因为大家对音乐有着共鸣。万毅的母亲也爱唱歌,儿子问妈妈:“为什么你和外婆都喜欢唱歌?”

  万毅回答:“因为,我热爱着你的热爱,这是融入亲情血脉中的情感,所以我们是一家人呀!”

  在王云看来,孩子们平时很调皮,但一旦上了台,他们会全身心投入,生怕唱错一个音影响整体,他们身上有着一种集体荣誉感,也体现出奉献和担当精神。

  有一位母亲坦言,自己儿子好胜心强,在幼儿园时举手回答问题,如果没有第一个被老师点到,会一直闷闷不乐。随着在亲子合唱团的训练,儿子懂得了“隐藏”自己,学会融入集体,衡量自己对团队的贡献度。

  眼下,这群妈妈们平时聊天的内容,既有生活的鸡毛蒜皮,也有诗和远方。她们甚至早早地规划起未来的事业——随着孩子升学和长大,他们最终会离开妈妈身边,也要退出亲子合唱团。妈妈们则会组建老年合唱团,继续唱下去!